腾讯音乐迎来至暗时刻:版权优势不再用户规模几近天花板

  近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营收增速不及预期、净利下降、移动端月活以及ARPPU等各项指标出现下滑。

  财报发出后,股价遭遇持续下跌。周二,腾讯音乐收跌逾12%,创上市以来新低,市值一夜蒸发18.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0亿元),目前,每股报7.24美元,总市值122亿美元。

  资本为何看空腾讯音乐?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被责令解除独家版权的腾讯音乐,又将如何破局呢?

  2005年,上线。此时,在线音乐市场上已有“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

  但是并没有与之正面竞争,而是通过收购整合,一举打破既有格局。2016年,腾讯获得中国音乐集团61.64%股权,收购整合了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正式成立了腾讯音乐集团( TME )。

  有了酷狗、酷我、三大王牌之后,腾讯音乐还上线了全民K歌、爱听卓乐、酷狗大字版、酷我概念版、2496等音乐产品,不断充实自己的“产品矩阵”。

  除了疯狂收购在线音乐平台外,腾讯音乐还大举收购音乐版权。上市前,腾讯音乐的版权曲库占到了中国总曲库的90%。同时获得了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的独家代理权。

  另外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点在于,腾讯音乐的高速发展离不开腾讯文娱旗下产品的带动作用。例如,在QQ空间里,如果用户想要使用背景音乐就必须下载。在QQ大火的那些年里,也成为一代年轻人的记忆。

  凭借着独家版权优势、丰富的产品矩阵、以及腾讯文娱的带动作用,合并后的腾讯音乐快速晋升为行业龙头,最高时市场占有率超过80%。

  而且与其他在线音乐平台尚在亏损不同,腾讯音乐早早进入了持续盈利阶段。根据腾讯音乐财报,2018 - 2020 年,腾讯音乐合计收入 735.72 亿元,合计营业利润 113.71 亿元。

  今年上半年,腾讯音乐的表现依旧不错。在营收上,腾讯音乐第二季度营收为80.08亿元人民币(货币单位下同),去年同期69.32亿元,同比增长15.5%。

  其中,在线音乐服务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2.8%,至29.5亿元,主要由音乐订阅收入和广告服务收入的强劲增长推动。

  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营收同比增长7.4%,至50.6亿元,主要由直播收入和社交娱乐平台上的广告增长支撑。

  虽然营收稳健、付费用户再创新高,但是作为一款数字音乐平台,腾讯音乐也面临着净利下降、移动端月活下降、ARPPU( 平均每付费用户的收入 )下降、用户增长见顶的困境。

  财报数据显示,腾讯音乐第二季度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7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9.39亿元,同比减少11.93%。摊薄后每ADS盈利0.49元,去年同期0.56元。

  根据腾讯音乐二季度财报显示,收入成本从2020年同期的47.6 亿元增长17%至55.7 亿元,主要是由于与版税和收入分成费用相关的内容成本增加。可见,独家版权给腾讯音乐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运营费用同比增长28.7%,至16.8亿元。其中,一般和管理费用同比大增39.2%,至10.1亿元,主要是收购懒人听书所致。

  移动端月活用户(MAU)均同比出现下滑。2021年Q2,根据财报,腾讯音乐移动端的在线音乐月活用户(MAU)和移动端的社交娱乐月活用户分别同比下滑4.3%和13.3%,至6.23亿和2.09亿。

  腾讯音乐表示,部分轻度用户短暂流失至其他泛娱乐平台,导致在线音乐MAU规模同比下降;受到竞争环境不断变化的影响,公司的社交娱乐移动MAU规模同比下降。

  在ARPPU( 平均每付费用户的收入 )指标上,在线音乐的订阅会员ARPPU( 平均每付费用户的收入 )出现下滑,从持续一年多的9.3元下降至9元,腾讯音乐表示这主要因为本季度促销活动的增加。

  更值得一提的是,腾讯的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娱乐市场用户人数为6.58亿人,而腾讯音乐在2021年的月活则达到了6.23亿。

  与之相对的是,另一在线音乐巨头网易云音乐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且根据2021年一季度财报,网易云音乐在营收增速、月活增速、付费用户增速及付费率均位居行业第一。

  2021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同比增长74.6%;MAU从上年同期的1.70亿增至1.83亿;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从上年同期的1268万增至2429万;在线%。

  除了财报透露出的“颓势”之外,腾讯音乐在政策方面更是备受打击。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要求腾讯音乐“30天内解除高保底金等模式下的独家协议”、 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并对腾讯处以50万元罚款。

  自2015年,国家“最严版权令”发布之后,大量存在版权问题的在线音乐网站纷纷关闭,多米音乐、虾米音乐相继关停退出历史舞台。

  腾讯音乐也因为版权优势在数字音乐赛道上高歌猛进,但如今腾讯“独家版权”优势不再,也少了“嚣张气焰”。

  虽然腾讯音乐失去了它的“雷神之锤”,但也并非走入了“死胡同”。在“后版权时代”,腾讯音乐依然有着不小的优势。

  首先,腾讯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音乐生态。除了在线音乐平台和K歌平台之外,腾讯还在云音乐、音乐社区化、长音频、直播、NFT市场上进行了布局。

  例如,腾讯音乐推出了线上live品牌“TME live”,截至目前,毛不易《幼鸟指南》专辑首唱会、林俊杰《圣所FINALE》终点站线上演唱会都在此举行。

  除了PGC内容之外,腾讯还加重了PUGC层面的布局。试图突破唱片工业体系下的单边的内容创作体系。在音乐人的培养计划上,迄今为止,TME已经推出了两轮亿元激励计划,旗下各平台亦各有针对性的激励政策,比如“银河计划”、酷狗音乐“星曜计划”、酷我音乐“乐动计划”等。

  根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数据显示,腾讯音乐人正在成为中国独立音乐人的首选平台。

  其次,在线音乐已经进入存量竞争阶段,而腾讯音乐的用户体量已经达到最高规模。国家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用户在线音乐APP下载量不足四千万次。

  而且现阶段,在线音乐平台大多都处于亏损阶段,即便是网易云也很难在版权层面的全面扩张。123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室,2021年一季度,网易云音乐调整后净亏损为3亿元。

  另外,腾讯音乐的身后有腾讯文娱帝国,联合优势明显。目前,腾讯音乐正与腾讯视频在联合会员包月服务方面进行合作,未来腾讯音乐的订阅服务可能会再创新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保持稳定增长态势,预计2021年市场规模增长至428.9亿元。但是,腾讯音乐想要继续维持市占率却没有那么容易。

  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已经日益激烈。成立于2013年的网易云音乐凭借着个性化音乐推荐、独特的社区体验,成功避开腾讯版权大战的道路,吸引了大量用户并且获取了较强的用户粘性。目前即将赴港上市,开启新的征程。

  在“后版权时代”,腾讯音乐还要警惕小众音乐网站卷土重来。曾经因“版权大战”而衰落的豆瓣音乐、墨灵音乐、库客音乐都可能会成为下一个“虾米音乐”。

  众所周知,短视频吃掉用户的大量碎片时间,已成为新一代杀时间利器。截至 2020 年底,中国短视频 MAU 达到 8.7 亿,渗透率 (MAU/互联网用户数)达到 88%,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的第二大网络应用类型。同时,短视频用户时长超越即时通讯,人均单日时达 110 分钟。

  其中,抖音“神曲”迅速发展。在网易云音乐的2020年度音乐榜单上,抖音“神曲”占据了半壁江山。年度新上架热度最高单曲TOP10,如井胧的《丢了你》、一支榴莲的《海底》等,播放量都超过了10亿。

  而由于音乐对于短视频内容生态的重要性,短视频巨头今年也逐步加强对于音乐的布局。2021年1月,字节跳动正式开始测试新款音乐产品飞乐并且试水音乐版权业务的音乐发行平台BeatDynamic。4月,字节跳动宣布成立音乐事业部,正式进军流媒体音乐领域。而快手也上线了原创音乐社区“小森唱”APP。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后版权时代,腾讯音乐的“争霸之路”道阻且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