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堂馆所侵蚀日坛公园

  只要天气允许,家住日坛公园附近的陈大爷,几乎每天都会到公园里来,和几个老伙伴一起玩牌。但十几年来,他发现日坛公园里的公共面积越来越小,商业面积却越来越大。

  记者上周走访了日坛公园,在这个已有60年历史的老公园里里外外,发现了至少20处商业开发场所。

  饭店、会所、俱乐部、仓库、商店、甚至电视节目制作中心等等,种类繁多的“楼堂馆所”将这个老公园团团包围。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日坛公园管理处其实已经知道这些“楼堂馆所”涉嫌“违章”,但依然默许其存在。

  现在,一个叫做“中国会所”的大型俱乐部,正在日坛公园东侧进行最后的装修……

  日坛,又名朝日坛,位于北京朝阳门外东南,是明清两代帝王祭祀太阳的处所。明嘉靖九年(1530)圈建,北京市著名文物古迹“五坛”之一。

  1951年,北京市政府决定将日坛扩建,开辟为公园,现占地面积206200平方米。2006年北京市政府决定,当年7月1日,日坛公园开始免费对公众开放。

  “我住这附近十几年了,对这公园真是挺有感情的。一开始,我记得门票是5毛钱,后来我就买年票,再后来免费开放了,就更好了。我基本每天都到这里来遛弯儿。这里有我好多老朋友。”陈大爷说自己喜欢日坛公园的每个季节。像现在,初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坐在石凳上和老哥儿几个玩扑克,很惬意。

  不过,让陈大爷有些不满的是,公园里的饭店有点多。“你看见那边围起来的地方吗?又是饭店在扩建。”

  这家名叫“北京小王府·渝园”的饭店,在日坛公园北门内,日坛拜台的正北方。从“小王府”的招牌上可以清楚地看出,这家饭店1995年便已开张。

  紧挨着“小王府”北面的一块地,被围挡遮拦,围挡上挂着“文物修缮,请绕行!”的告示。透过围挡缝隙看过去,里面是一片工地,几个工人正在忙碌,用手推车来来回回运土。地面上,裸露着水泥和钢筋。

  “小王府”正门张贴了一张通知,大致意思是饭店正在装修、改造,从2月28日到4月30日,三楼将暂停营业,改建工程将于5月中旬全面完工。

  不过,“小王府”的工作人员表示,北侧围挡的工地与饭店无关,属于公园的工程。

  小王府西侧,有一栋老建筑,红色外墙已经斑驳,但门窗是玻璃打造,很透亮。一块木制铭牌,就立在该建筑大门西侧。上面清楚地写着,这里是日坛的“钟楼”。不过,现在这里是一家瑜伽馆。大幅的广告牌立在门东侧,与“钟楼”铭牌相“呼应”。透过玻璃门看进去,里面的广告牌有一人高。同一个品牌的瑜伽馆,在日坛公园内的东北角,还有一家。

  除了饭店和瑜伽馆,在日坛公园中心位置,紧靠日坛拜台的东北角,还有一片古建筑。按日坛公园张贴的示意图,这里应该是“神库、神厨”的所在。古建筑还在接受修缮,但一扇红漆大门上的A4纸显示,门内是“湖南卫视北京节目制作中心”。

  一个饭店、两处瑜伽馆和一家电视节目制作中心,这4处带有商业性质的“楼堂馆所”,藏身于日坛公园的腹地深处。而在日坛公园四周,院墙的概念已经模糊,更多“楼堂馆所”都拥有直通公园内部的“后门”。

  “你看见那片商务楼了么?那里原先是座花棚,还有那边把角的地方,原来是块球场,很多人在那儿打球。”正在公园里健身的黄大妈指了指日坛公园的东南角。

  这里现在是两栋商务楼,一栋叫“日坛商务楼”,一栋叫“日坛服装东楼”。两栋楼都有直通公园的后门,两栋楼正好守着日坛公园的东南角,成“掎角之势”。记者以这两栋楼为起点,从日坛公园的东南角出发,绕着院墙顺时针方向走了一圈。记下了以下15个名字——申德勒加油站西餐厅、和平艺苑、中华艺苑、日坛会馆、日坛莫斯科饭庄、国际运输仓库、芒果CULB、奥特利玛市场、航空售票、義和雅居、中国会所(在建)、亿亨国际物流858库、意大利春天餐厅、庇利积臣医疗、南门涮肉。

  这15家,加上两栋商务楼,还有公园腹地内的那4处,记者所见的日坛公园范围内的“楼堂馆所”已经超过20处。20处楼堂馆所,大部分为餐饮业,而且档次都较高。

  如日坛会馆,主营官府菜,人均消费在300元以上。和平艺苑主营粤菜,人均消费在200元左右。

  比如中国会所。它坐落在日坛公园的东侧,略靠北。这栋乳白色建筑高大气派,它的正门朝东,对着日坛东路。工地大门紧闭,只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忙碌,但建筑上浮雕工艺打造的“中国会所 CHINA CULB”字样,很清晰。按照工地外的“工程概况”显示,工程名称是“通产日坛俱乐部装修工程”,工程规模为22863.2平方米。

  记者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查询得知,工程的建设单位是北京通产日坛俱乐部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地址就在与工地一墙之隔的義和雅居内。

  黄大妈告诉记者,这栋乳白色建筑建建停停,历时数年。而现在,“工程概况”写着,“中国会所”的竣工日期是2011年8月20日。

  2002年10月17日北京市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七次会议通过了《北京市公园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该《条例》从2003年1月1日起施行。

  《条例》第二章《公园事业发展》第十一条指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改变公园的功能,不得侵占公园用地,不得擅自改变公园用地性质。规划确定的公园用地不得擅自改作他用,确需调整时,应当制定调整方案,调整方案需经规划、园林等部门论证提出意见,报市人民政府审批。已经占用公园土地、房屋的单位和个人,应当迁出。”

  第五章《法律责任》第五十一条(二):“侵占公园用地的,责令立即腾退,恢复原状,并可以按照侵占面积每平方米处300元罚款;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第五章《法律责任》第五十三条指出“在历史名园保护区内建设影响原有风貌和格局的建筑物、构筑物的,责令限期拆除,恢复原貌;对违法建设建筑物、构筑物的,并可以按照违法建筑物、构筑物的面积每平方米处3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对原有文物建筑及其附属物损毁、改建、拆除的,按照文物保护的法律、www.479966.com法规规定予以处罚和赔偿。”

  日坛公园作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即便不属于“历史名园”,违建也至少应处以每平方米300元的罚款。

  2006年6月30日的《北京青年报》报道,那年7月1日,和日坛公园同批免费开放的一共有12个公园和6个博物馆,“免费开放后,市、区两级财政将给予免费开放的公园和博物馆补贴,以保证公园和博物馆的正常运营和维护。”可财政补贴并没有“阻止”楼堂馆所侵占日坛公园。

  《北京市公园条例》第一章第五条指出“园林行政管理部门主管本市公园工作,负责本条例的组织实施。”

  记者拨打了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的咨询投诉热线,反映日坛公园违建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应该找朝阳区园林绿化局”。

  随后,记者打电话找到朝阳区园林绿化局的公园科。在反映了日坛公园违建的情况后,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其实我们也特别关心,也希望(日坛)别做这么大,我们只能加强管理。日坛公园几十年了,有好多历史原因……我跟他们说一下吧,让他们规范。”

  记者还以租客的身份打电话给日坛公园,询问是否可以再在公园内找到可供商业开发的房子出租,得到的回复是:“已经没有空房出租了……现在的也是违章建筑,要让我们拆呢。”

  日坛公园这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还透露,如果真想租房,可以与日坛商务楼底商的个体商贩协商。

  公园公共用地被商业用途的“楼堂馆所”侵占,市民是否可以寻求法律渠道的帮助,法律专家给出了让人无奈的答案。

  杜福海律师告诉记者,此类情况已经备受关注,成为社会热点。也有热心市民曾经希望通过法律帮助,杜绝此类现象发生。但是,要走法律程序,就要确定“权利人”,而公园的“权利人”很难被界定,“公园应该属于老百姓,大家都是权利人,但具体到某一个人,就很难说了。一个人能不能代表权利人?这是个问题。如果以个人身份起诉某公园,一般不会被法院受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